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睡前故事3

福佑网 时间:2020-10-16 14:01:10 来源:福佑资讯网

第一节

晚上将近十二点的街头,繁华已经渐渐消退。刚和朋友喝完酒的张晨一个人走在路上。一想到马上就要回家,他又开始头疼起来。"他妈的...考不上大学就处处为难我...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回去又少不了被老头子一顿骂..."他迷迷糊糊的嘟囔着,摇晃着身体走到了路口,也没有看看周围,直接横穿过了马路,却不知,一辆小货车正向他急冲了过来。

只听"砰"的一声,等张晨发现危险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从车上直接翻了过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等他强忍疼痛从地上爬起时,面包车已越开越远。"混蛋!给我停下来!"他强支起身子向前追了几步,直到小货车消失在黑夜中才无奈的停下,突然,张晨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咦?被直接撞了过去我怎么还能又站又跑的?"他摸了摸腿又摸了摸身上,除了火辣辣的疼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张晨吁了口气"还好老子命大,等抓到那家伙,我非告到他家破人亡,王八蛋!"他恨恨地想着,又晃着身子走向了回家的路。

再穿过这个公园就到家了,张晨一路沿着一条小径慢慢的走着,趁着昏暗的路灯,他看见自己身上都是刚才被撞翻时滚的泥灰"倒霉,找个地方洗洗吧,"想着他就从小径走开,慢慢地淌到了公园的小湖边上在一个斜坡边停了下来,慢慢弯下腰,准备舀水,忽然他的好像看见了什么东西,在草丛中露出一点,他慢慢地走了过去,看了个仔细,是个粉红色的手机,应该是个女孩的手机吧,"还真是奇妙的一天..."张晨看看四下无人,便把手机放进口袋,一路小跑回到了家。

张晨悄悄地走到家门口,家里的门没关,他有些奇怪,走了进去后他发现客厅里灯是打开的,父亲正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这么晚了也不睡觉?张晨站在客厅里,等着父亲说话,父亲却继续看着报纸,好像并不想理他,"果然又生气了..."张晨有些尴尬"算了,不管他了,睡觉睡觉"于是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一阵醉意和疲惫袭来,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嗯...啊..."张晨被楼下的广播声吵醒了,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在心里默默地咒骂着楼下那个耳背的老太太。房间里的钟已经已经指到了十点多,已经是中午了,窗外却还是雾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不对啊,家里面怎么静悄悄的?这时候老头子早就应该冲到自己房间里叫自己起床了啊,张晨摸了摸还在微痛的脑袋,还记的自己在睡觉的时候,好像迷迷糊糊地听到了父亲在外面接到了一个电话后便急急匆匆地离开了家,现在还没有回来。"唔...什么东西啊?"他摸了摸自己外套的口袋,昨天回家后衣服也没有脱就醉醺醺的睡着了,口袋里的东西咯了自己一个晚上,当他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罪魁祸首一个粉红色的手机。"昨天在公园捡到的吗?"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张晨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了手机,奇怪的是,手机关上之前最后的界面停在了摄像功能上,好像手机的主人在弄掉手机之前还拍了一段视频,"有趣啊..."张晨思考了几秒还是按下了播放键。

手机的画面立刻呈现在张晨的面前,却是一片漆黑,还有些晃动,好像是在一个口袋里。"什么..."张晨皱了皱眉头,忽然镜头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好像有人用力晃动一样,随后镜头就开始腾空飞了出来,滚了几圈落在了地上,出现了画面,是昨天的那个公园啊,张晨聚精会神地继续往下看,却看到了恐怖的一幕:一男一女出现在了镜头之中,他们在激烈地厮打着,随后女孩就被男人压倒在地,接着男人就拿起了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女孩的脸上,一下两下......女孩从一开始的挣扎和喊叫变为低低的喘息,最后就再也一动不动了,男人抬起头来飞快地向四周望了一望,就在这一霎那,张晨看见了男人的样子,一个中年男子,狰狞又带着惊慌的表情。然后男子开始搬动女孩的尸体,把她扔进了河里,接着便匆匆离开了镜头的视野,接着又是一边寂静,手机的进度条还在缓缓地拉长着...张晨强忍着恐惧,把进度条往后拉了又拉,又看见了一个画面:一个黑影走到了镜头里,在河边摇摇晃晃地弯下腰,随后好像又像发现了这个手机,向镜头走了过来,黑影拿起了手机,趁着手机中昏暗的公园路灯,张晨看见了黑影的脸,那是自己的脸!是昨天自己拾到手机的情形!

手机的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张晨却忍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吐在了房间的地上。自己无心捡到的手机里竟然有一段杀人证据!女孩的惨叫声不断在张晨的脑袋里盘旋,是他宿醉后更加头晕脑胀,"不行,我要去报警,让这个混蛋得到应有的制裁!"张晨大声对自己说道,挣扎着从床上想站起来,却是一阵眩晕袭来,让他站立不稳,正当他想努力使自己站定之时,楼下广播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昨日在XX路口发生的车祸...车主肇事逃逸...死者身份已经证明,姓名张晨,本市人,男,二十岁...确认在昨日的车祸中当场身亡..."XX路口?不是自己昨天喝酒后被撞的地方吗?张晨的世界开始慢慢地旋转起来,转的他有些晕,难道自己并不是大难不死...他又想到昨天回到家后的场景,"爸爸...是在等我回家吗?或者是,他根本看不见我?"张晨喃喃地对自己说,他又联想到早上父亲接到的电话和急忙离开的声音,难道是去...

外面的雾越来越大,慢慢地从窗户的缝隙中渗进了房间,张晨却放弃了最后一点努力,任由自己瘫倒在房间里......

第二节

"这一回打死也不回去,大不了睡在在这公园里!"王倩一想到刚刚和家人争吵后自己摔门而出的情形就更加闷闷不乐,她把脚下的一块石头提下了滑坡,在一条小径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公园里变得静悄悄的,忽然变得好冷。要不然就回家吧?王倩拉了拉自己的衣领,低头想着她的心事,全然没有注意一只手从后面慢慢地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美女那么晚了,一个人吗?"王倩吓了一跳,她回过头来,看见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脸,挂着猥琐的微笑。"是不是一个人管你屁事啊!"王倩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中年男子也不生气,反而嬉皮笑脸地也坐在了长椅上,"美女说话不要那么冲吗,交个朋友呗?"王倩顿时觉得一阵恶心,离开了长椅,回头冷冷地对中年男子说道:"你该哪凉快哪凉快去,我要回家了。"说完她又冷笑的对着男子说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一把年纪了也来勾引女孩,哼!"

中年男子显然是被王倩最后一句话给激怒了,他也从长椅上站了起来,一步步地逼近了王倩,"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别骂人啊,大家可以谈谈吗,你不是也是出来做生意的吗,嗯?"见中年男子如此侮辱自己,王倩便更加愤怒,她一边向男子说道:"滚开,在不走开我可要喊人了!"一边悄悄地在口袋中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想打开拨号键,却怎么也找不到地方,好像还按错了位置,她开始着急起来,说出来的话也更加颤抖,中年男子看了出来她的紧张,更加肆无忌惮地开始调戏她,离她的身体越来越近,王倩想一把推开他,却被中年男子一把拉住,两人站立不稳,一起滚下山坡,在这过程中,王倩的手机被从口袋里甩了出来,在黑暗中划出一段弧线,落在了草丛旁,想一个无声的目击者目睹了接下来的事情......

第三节

"呼呼,真是舒服!"吴浩把喝完的啤酒罐随便地扔在了公园的草地上,运了一天的货,晚上放松一下真是不错啊,时间也不早了,公园里散步和锻炼的人们早已回家了,自己也该回去了,吴浩从草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准备向公园大门走去。突然他像看见了宝贝一样,两眼开始放光。

远处一个隐秘的小径上好像坐了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是...想到了这里,吴浩开始心猿意马,今天晚上要不然就彻底放松一下吧,打定了注意后吴浩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向女孩走去。

没想到搭讪的过程并不是那么顺利,吴浩还被女孩讽刺了一把年龄和长相,这使得吴浩的心情更加生气,一个小妞也能那么猖狂,他开始上下其手,女孩在挣脱的过程中,两人一起滚下了小径的斜坡,少女的身子被他压在身下,使他更加血脉喷张,两人开始撕扯起来,少女的挣扎然他更加生气,身上的兽性开始慢慢发酵,他便操起旁边的石头没头没脑地砸在少女的脸上...不知砸了多久,他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少女的脸早已是血肉模糊。"我只是不想让你大叫..."吴浩慢慢地摸着少女的头发,血腥在空气中蔓延,他蹲在地上想了一会,把少女早已没有体温的尸体抱了起来,扔进了河里,一直到涟漪散开再慢慢平静他才观察了一下四周后飞快地离开了现场,他的小货车就停在公园外面的小路边,打开车门,点火,发动。小货车便轰鸣地离开了公园,消失在夜色中......

吴浩开着车,想着刚才的一幕幕,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了下来,"没有事的,我已经处理好了...一定没人发现的..."他一边给自己打着气,一边胡乱地从车中的抽屉里抽出一个毛巾,擦着身上与手上的点点血迹。正当他手忙脚乱时,抬头突然看见一个醉醺醺的年轻人在离车不到两米的距离,吴浩还没来得及打方向盘,年轻人已经从车头飞了过去,落在小货车的后方。"干!"吴浩此时已经处于了崩溃的边缘,但是他的脚一直踩着油门,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能停下,他看着后视镜中躺在路上一动不动的年轻人,骂了一句后加快了速度向前飞驰...

天色渐渐放明,眼前的景色愈来愈苍凉破败,看来已经开出了市区,吴浩终于吁了口气,有一个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车头会不会有那个年轻人的血迹?不行,万一被发现就麻烦了,我要下去擦干净!"吴浩神经质地对自己说,然后他把车子停在了路边,打开了车门跳了下来,拿着毛巾跑到车头,拼命地擦拭着,他发现自己在不停得颤抖,是发烧了吗?女孩血肉模糊的脸和年轻人一动不动的身体有在他脑袋中浮现,画面一会放大一会缩小,然后变得扭曲。一夜奔波的疲劳和紧张的心情然他体温升高,头晕目眩,擦了两下后,吴浩便晕了过去......

"唔..." 不知过了多久,吴浩慢慢醒来,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体温已经降了下来,却感觉身下明显柔软了很多,自己不是晕倒在路边了吗?这是...他睁开了眼睛,却看见了天花板,而他正躺在一张大床上。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他的旁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你醒了啊。" 他扭过头去,看见一个老头坐在床边的一个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你这娃娃真是大胆,发烧烧的那么高还敢开车赶路,幸亏我家就住在这城郊,才让我儿子把你给扛了回来,哈哈。"吴浩听后也跟着干笑了几声,对着老者点了点头表达谢意,老者又站起身来"我去给你端杯水来。"吴浩急忙拉着老者的衣服"那个...老先生,我的车怎么样了?"他问道,老汉笑了笑刚想说话,门却被推开了,老者的两个儿子进来后,一个对着老者耳边低声说了起来,另一个站在吴浩床边,死死地盯住了吴浩,眼神里带着厌恶。

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吗?吴浩的冷汗又从额头上出来了。

老者听完儿子的低语后,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他走到了床尾,打开了电视机,静了两秒后,电视机里出现了新闻主持人一脸凝重的表情,主持人的声音也传入了大家的耳朵里,"昨晚的XX路口的车祸死者的身份已经确认...肇事后逃逸的车辆已经被警方从街头摄像头中提取,嫌疑人吴某,男,四十二岁...令人疑惑的是,死者的身上发现了一只手机,经过了死者家人确认后发现并不是死者本人的...手机中的一段视频表明肇事司机吴某也与昨晚发生在我市公园的一起凶杀案有很大关系...警方已经根据视频提供的地点附近打捞出尸体...同时也请广大市民主意,疑犯吴某仍在潜逃中,如发现相关线索,请迅速联系警方..."随后,吴浩的照片便沾满了整个电视机的屏幕...

屋里寂静了一秒钟,便听见吴浩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表情又变得狰狞起来,他奋力从床上爬起想冲到老汉面前,却看见老者两个强壮的儿子饿虎般扑向了他...

老汉缓缓地转过了身来,看着被两个儿子按在床上的吴浩,狠狠地对他啐了一口,走向了放着电话的桌子旁

被两人按住动弹不得的吴浩终于留下来眼泪,"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为什么啊!"

第四节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为什么会这样..."雾气弥漫的街道上,张晨低声地自言自语道。"或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恶人必有恶报吧!"站在他身边的王倩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也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两人静静地站了好久。

"这样吧,我想先回家看看我的家人,或许是一个道歉,然后我们就在这路口碰面一起走好吗?""这也是我想的,好吧,那就这样,我们待会见。"两人握了握手,分头向自己家的方向慢慢飘去,慢慢慢慢消失在一片浓雾之中...


租房网上海 https://sh.c21.com.cn/
------分隔线----------------------------
福佑资讯网